哪個故事真正符合人們對比特幣的想象?

橙皮書 2018-09-23 11:27 352.95萬
分享

從誕生至今,比特幣所代表的故事一直隨著人們的理解與需要不斷變化。

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問題是,(目前階段)到底哪個故事真正符合人們對比特幣的想象?比特幣可以真正作為一種支付方式流行起來嗎?如果可以的話,怎樣才能做到?

要回答上面這些問題,我們可以先思考另一個更簡單的問題:

為什么有人會想要比特幣?答案基本分成兩類:

1、作為一種價值存儲

2、作為一種支付方式

價值存儲

就像任何市場上的商品一樣,比特幣的價格取決于人們對它的供需關系。這聽起來可能會有點奇怪,因為貨幣本身是去為其他物品做定價的。但貨幣本身的確也有一個自己的供需關系。

我們可以把貨幣分為兩類,一種叫軟通貨(easy money),一種叫硬通貨(hard money)。當一個貨幣非常多的時候,你可以很輕易地為它增加供應,所以就叫easy money;當一個貨幣很稀有的時候,你很難去為它增加供應,所以就叫它hard money。

人們為什么認為比特幣有價值,是因為比特幣是一種hard money。人類骨子里有一種本能:想要擁有稀缺性的東西。比特幣的總量是固定的,2100萬個,永遠不會變化。這個固定的總量已經扛過了9年的時間,因此人們很容易去信任比特幣的這種“稀缺性”。認為比特幣有價值的人,大部分是把比特幣當作價值存儲的方式在使用。

比特幣之所以能成為價值存儲的媒介,除了稀缺性,還需要擁有另一種很重要的特質:無法被沒收。這也是比特幣跟以往人類所擁有的價值存儲媒介最大的不同點。房地產是另一種很棒的價值存儲媒介(因為土地是稀有的,永遠不會增加),但是房地產很容易被沒收。股票和債券也是很好的價值存儲的媒介,但是它們也很容易被政府查封。比特幣是唯一一個真正意義上既擁有稀缺性、又不可被沒收的貨幣。這一點讓比特幣成為了一種價值存儲的理想媒介。

支付方式

除了價值存儲,還有一部分在使用比特幣,但他們并不關心比特幣的價格。這部分人是把比特幣當作一種支付方式。

比如,一個人想要在暗網里購買麻醉劑,他就可能先用法幣購買比特幣,然后用比特幣打款給商家,拿到貨物,然后商家再把比特幣兌換成法幣。交易雙方關心的是比特幣的匯率、轉賬手續費以及自己短暫持有比特幣的這段時間內價值是否會蒸發。支付方式的需求,并不會真正增加人們對比特幣的需求,因為比特幣被當作一個轉手的中間貨幣,買進的那些比特幣很快又會被轉手賣出去套成現金。

作為一種支付方式,便利性是最重要的。而比特幣相比其他方式的便利性優勢,主要體現在暗網、國際匯款這種特殊的場景里。作為支付方式的比特幣,人們不關心價格,作為價值存儲的比特幣,人們非常關心價格。現在大家最要在談的都是價格,所以我們可以認為,比特幣作為價值存儲的使用率還是遠遠大于支付方式的。

為什么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的普及程度非常少呢?

看看人們現有的支付方式:

這些支付方式在大部分場合下都比比特幣來得方便。而且,雖然在跨國匯款、或者抹去中間商交易的場景里,使用比特幣可能可以減少2%-3%的手續費,但交易雙方需要把比特幣兌換成法幣,這里面有一個匯率的問題,同時你可能需要為交易所上交一部分手續費,需要忍受比特幣價格的滑動,這些成本加起來可能就不止2%-3%了。所以,對很多商家來說,使用比特幣做交易,或者作為一種支付方式,也許并不理想。

不能人為地為支付方式增加需求

如果支付方式的使用率增加,很明顯能對比特幣產生不少的推動作用。

更多的人使用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比特幣的流動性也會增加,因為人們不僅可以在更多的地方買賣比特幣(與其他幣種進行兌換),人們還可以使用比特幣購買產品或者服務。

但是,我們沒辦法“人為”地為增加人們對比特幣作為一種支付方式的需求。這就像你不能把馬車車廂放在馬前面一樣。

首先,大部分持有比特幣作為價值存儲的人不會把比特幣作為一種支付手段。他們相信比特幣未來會升值,既然會升值,就不會花出去,持有就好了。

其次,商家不會愿意把比特幣當作價值存儲的手段。讓商家多增加一種比特幣的支付方式也不會讓這些商家愿意持有比特幣。相反,它還可能產生反效果——商家可能會想,如果比特幣真的會升值,你干嘛把比特幣付給我?

比特幣會如何成為一種支付方式

所以,比特幣到底會不會成為一種支付方式?還是說,比特幣永遠只能作為一種“數字黃金”存在?

這個問題其實挺諷刺的。因為人們通常會以此來詆毀比特幣,但卻忽略了歷史。上千年來,人們一直就有以黃金作為一種支付方式、而不僅僅只是價值存儲媒介的例子。

從貨幣進化的角度來看,人們真正開始把硬通貨(hard money)當作一種支付方式進行使用之前,往往需要達到幾個關鍵條件:

1、商戶必須愿意接受這種硬通貨作為價值存儲的媒介。如果一個商戶在接受比特幣支付的同時還支持其他的支付方式,那你大概就能知道這個商戶不是真的愿意持有比特幣,他不會把比特幣當作一種價值存儲的媒介。委內瑞拉會在除了比特幣之外的接受委內瑞拉貨幣嗎?不會的。委內瑞拉貨幣貶值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商戶愿意把硬通貨當作一種價值存儲的媒介。

2、消費者必須對產品或者服務非常渴求,渴求到他們愿意把手里的比特幣拿出來花掉,換取這些產品與服務。喜歡存錢的人大部分都有比較低的時間偏好,他們很擅長經受住各種廣告營銷的誘惑。因此這些產品或者服務必須真的非常有價值,能吸引人們花掉手里的比特幣。

換句話來說,商戶必須想要擁有比特幣,把比特幣當作價值存儲的媒介,然后他們生產出高質量的產品,提供高質量的服務,去誘惑持有比特幣的消費者。

現階段,商戶并不想要比特幣,他們真的收到別人付款的比特幣,也不會想要持有,而是把它快速換成法幣;同時,消費者也沒有被商戶誘惑到,他們還在堅持使用法幣。除非這二者之間的鴻溝縮小,否則我們很難看到比特幣從消費者手里流向商戶,也就是說,我們很難看到比特幣真正作為一種支付方式開始流通起來。

徒勞的干預

人們希望商戶對比特幣的價值存儲有更大的渴求。但人為去干預并提高比特幣支付方式的采用率,并不會推動商戶對比特幣作為價值存儲的渴求。最好的情況是,這種干預會增加比特幣的拋售壓力,降低幣價;最壞的情況是,這種干預會錯誤地引導社區的激勵方向,造成資源的不合理分配,形成中心化。

這就是發生在BCH身上的教訓。他們一直在人為地為比特幣現金增加更多的作為支付方式的使用場景,但哪怕在市場上花費了數百萬的錢,為了對抗比特幣花費了數百萬的錢,為了推廣更多的支付方式花費了數百萬的錢,BCH每天的交易量依然少于狗狗幣(dogecoin)。

當試圖以家長式作風的干擾行為代替市場自發的選擇時,悲劇就會發生。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9月4日),BCH從他們對抗比特幣最高的價格時跌了將近80%。市場在懲罰BCH中心化的不正當投資行為,如果他們不從這件事上學到教訓,可能會被丟進貨幣歷史里的垃圾箱。

總結

大多數人認為比特幣有價值是因為它的稀缺性。除此之外,其他任何的屬性都是nice-to-have,而非must-have。作為支付方式我們已經有很多其他的選擇,但這些方式很少能像比特幣一樣擁有價值存儲的功能,同時,這些方式沒有一個能像比特幣這樣擁有“無法被沒收”的屬性。

隨著比特幣采用率的增長,商家會開始希望擁有比特幣作為價值存儲的媒介,最替代任何其他的貨幣。這一定程度上已經在諸如土耳其、伊朗和委內瑞拉這些地方發生了。

只有當社會中絕大部分群體希望把比特幣作為價值儲存的手段,這時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的功能才會迎來大爆發。

本文來源:橙皮書 原文作者:橙皮書 責任編輯:明明很漂亮
聲明:奔跑財經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快來評論吧

相關新聞

DCEP傳內測,Libra擔憂變現實?

2020-04-18 19:46
無論是DCEP還是Libra,進入2020年,兩者都將或多或少的引起數字世界和加密領域的變化>
巴比特 3451

區塊鏈安全性的洋蔥模型是什么?

2020-04-18 19:43
2020 年第一季度 DApp生態觀察,回顧 2020 年第一季度 DeFi 發展情況>
巴比特 3061

談去中心化:還沒走兩步,就要往回逃

2020-04-18 16:51
去中心化的世界里,不適合脆弱、遲鈍與傲慢>
股票配资系统